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非遗传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非遗传承 首页 琴棋书画 查看内容

朱鑫垚 七岁冠军的“象棋人生”

2017-3-13 15: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59| 评论: 0

摘要: 或许,他们执著于一份不大为人知的职业;或许,他们乐于尝试不同寻常的体验;或许,他们是另类、新奇的个性人士。他们有着不一样的故事……两年没有见朱朱了,妈妈问他还记得这个记者叔叔吗,他腼腆地点头笑了笑,低 ...

或许,他们执著于一份不大为人知的职业;或许,他们乐于尝试不同寻常的体验;或许,他们是另类、新奇的个性人士。他们有着不一样的故事……

两年没有见朱朱了,妈妈问他还记得这个记者叔叔吗,他腼腆地点头笑了笑,低头快速摆弄手里的棋子。跟朱朱妈妈谈起我们当年发现孩子对象棋有天才悟性的事儿,他突然加入了我们的谈话,让我和摄影记者感到“后背发凉”的事儿出现了,他回忆当时对我们的印象,除了我的衣着和背包的颜色,更重要的是我们当时下的每一步棋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后来我的马放在这儿,你的卒子在那儿。”“那后来呢?”孩子腼腆而开心地一笑,算是给了我面子,因为当时的我还没拉开阵势,他已经把我将死了。那一年,他四岁半,站在长虹公园一个石头桌子边的石墩上,对面是满脸错愕的我,而我没料到的是,那一盘水平差异悬殊的棋也改变了他。

2012年,记者第一次见到4岁的朱鑫垚时,他正专心地混在一群下象棋的大爷堆里看棋。那些大爷们都不跟他玩儿,因为下不过他。他从来没学过象棋,只是在公园里看棋半个夏天,就已经让众多老棋迷“躲”着走,在他爸爸工作的市场里,也没有人能下得过他。当时,我们找到了天津象棋冠军刘克非在报社对他“考棋”,刘克非对他赞不绝口。新闻见报后,天津象棋少年集训队的教练郑杰拿着报纸找到了这个象棋好苗子。随后,6岁的朱鑫垚参加全市8岁组比赛获得第五名,参加全国比赛获得第13名,如今,还不满7岁的他已经拿到了天津市7岁组象棋冠军,现在他的目标很简单,在今年8月的全国象棋少年锦标赛上“赢棋”。

只有下棋能够“吓”住他

每周末,家住南开区和西青区交界处的朱朱都会在妈妈的陪同下到河西区去上象棋课,这是朱朱最开心的时候。有时候他在家里“捣蛋”,朱朱妈妈只一句,“再不听话就不带你去上课了”,这比什么都管用。可孩子毕竟是孩子,虽然已经比3年前刚刚到天津市少年象棋集训队的时候稳当了很多,但对于7岁的男孩儿来说,调皮是在所难免的。别管是躲在楼道里吓人,还是跟比他高一头的学长逗着玩,总之,这个小家伙从来不闲着。在集训队,能管住他的人只有郑教练,郑教练只要脸一沉,朱朱就能乖三分,有时候玩儿疯了,郑教练也会拿出杀手锏:“回家吧,别下了。”这时候,朱朱也只有乖乖就范了。大家都知道,只有象棋能降服这个不安分的象棋小“神童”。

朱鑫垚告诉记者,一天当中最喜欢的时间就是下午,因为上午讲的是“理论”,下午“实战”。而晚上回到家,他还有不少作业,就是按教练的要求破解若干“残局”。做完功课的他会上网,打开一款叫做“中国象棋”的软件,他告诉我,里面有不少全国的高手,大家都在网上对战,采访的那天晚上,他打到了第八级,不过由于要“应酬”采访,他输了一盘。朱朱妈妈说:“学棋快3年了,他没有请过一次假,因为他太喜欢了。”

一边哭一边战冠军

朱鑫垚进步很大。当年为了给朱朱“考棋”,记者找来天津市象棋冠军刘克非(目前天津获得冠军次数最多的棋手,如今是朱朱未来的象棋指导老师)。当时在公园里下棋的朱朱未尝过失败,可跟真正的冠军下到一半,就已经开始号啕大哭。他抹着眼泪喊着还要再来一盘,一边哭一边下,最后冠军一让再让,终于哄他和了一盘,他才“放过”刘克非。刘克非告诉记者,“这孩子有天赋,不过没经过训练,将来不好说,因为太好动,很难教。”下象棋的孩子通常比较好静,热衷分析,以“静”取胜,“不过他也有个优点,就是不服输,这点儿挺像我小时候。”

由于当时刘克非正在带少年集训队备战全国比赛,他没有立刻答应朱朱父母,收下这个徒弟。正当朱朱父母着急为儿子找象棋老师的时候,郑杰教练也焦急地想联系到朱朱。

刚刚带出两个全国亚军的郑杰看到了新报的报道,立刻意识到这可能是个可遇不可求的好苗子。

第一次与朱朱下棋,郑教练就心里有数了:“正如报道说的,确实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之前也担心是经过训练的棋手进行炒作。”虽然是偷师学来的“乱拳”却虎虎生风,虽然性格十分好动,但出棋却十分冷静,虽然对招数谈不上理解,但是能够自己分析。这让郑教练觉得这个4岁的孩子是个可塑之才。

偷师得来乱招数

刚刚进队的时候,在这个集中着天津最好的少年棋手的队伍里,郑教练只能给朱朱单独开小灶,别的师兄师姐在教室里上课、对战,郑教练带着还听不懂“课”的孩子在楼道里学习,一步一步地教。朱朱妈妈回想起来说:“没见过这么有耐心的人,很多时候他都是在抱着朱朱下棋。”

就这样,坐在教练的大腿上,朱朱逐渐开始领会到象棋里更深层次的快乐,不久就开始进班学习了。

作为队伍里最小的队员,他的水平是最差的。不过仅仅过了一年,他就开始有了胜绩,对他来说,战胜师哥师姐是他最大的心愿。教练会陪他一起定下目标,决定下一步要向哪个师兄挑战。又过了一年,队上能够赢他的人已经屈指可数。最令朱朱高兴的是,他的“偶像”刘克非也开始教他下棋,他希望将来也能向刘大师一样,可以“战无不胜”。

全国大赛遇“伤病”

去年夏天,已经满6岁的朱朱终于有资格参加全国少年象棋的大赛,这对他来说是人生中第一次大赛。对于这场比赛,郑教练很有信心。虽然朱朱年龄小,但是在参加这个赛事之前,他已经参加了不少天津的赛事,每次都参加高年龄段组别的比赛,而且成绩优良,可以说比赛经验十分丰富。最重要的是,郑教练的队伍中带出过两个全国亚军,以他的估计,朱朱的表现应该不差于他们,他做了最保守的估计,认为朱朱的成绩不会低于全国前六名。

但是没想到一到杭州,朱朱就开始水土不服,不仅开始发高烧,而且眼睛都肿到看不见东西。以往弟子参赛,郑教练都要亲自带队,可是这次集训队有任务,不能成行。本来在家里等待战果的郑教练却等来了小弟子伤病的消息。象棋比赛的地点在杭州市郊的一座山上,周围连医院都没有。郑教练赶忙联系在大赛当裁判的老同学帮忙,连夜为朱朱拿了很多药。经过一夜的折腾,朱朱第二天的比赛发挥失常,结果拿到了全国第13名的成绩。对于成绩不理想,朱朱并不在意,在他的小脑袋里,在意的只是每一步棋的对错。

朱朱生性“好动”,这是周围人公认的,这一点跟其他队友相比显得十分突出。不过对于熟悉他的老师来说,虽然他看似漫不经心,但是内心还是十分投入的。而且无论练习还是作业,都极其认真。

不过,朱朱的兴趣可不仅限于象棋,让他感到有兴趣的事儿他都会努力去学。到朱朱家里采访,正赶上他给郑教练写“保证书”,计划一年半之内打赢班上的两位“高手”,可是这短短数十个字他根本不会几个,不过朱朱丝毫不含糊,每个字都高声问大家。对他来说,任何新鲜的事儿都是好玩儿的,他没法回答什么叫做“不行”或者是“担心”,小小年龄的他对自己充满自信。

要当“象棋大师”

孩子学习象棋,给这个家庭也带来了不少改变。会两手棋的爸爸早就不是儿子的对手,但是现在他也拿起了棋谱。他忙生意,应酬也多。朱朱曾经告诉过记者,“爸爸经常要在外面吃晚饭”,现在为了支持孩子学象棋,有空的时候,他就在家给儿子“摆残局”。摆好棋之后,叫儿子来解。郑教练的下一步教学目标,是让朱朱看着棋谱琢磨,不能再用棋子。这就给爸爸的“陪练”提出更高要求。爸爸也表了态,以后要多陪儿子。

朱朱妈妈是陪伴朱朱最多的人,她告诉记者,只要朱朱喜欢,他们就支持。朱朱妈妈喜欢夸奖孩子,谈到孩子的象棋更是说个不停,这时候朱朱就会有点羞涩地打断妈妈:“妈妈,别说了,不好意思。”

记者问朱朱将来的理想,他说:“象棋大师。”记者问他:“你知道什么是大师吗?”他不假思索地说:“明星,会下棋的明星!像跑男一样。”大家都在笑他的回答的时候,他却严肃地补充:“大师就是特别厉害的人,下棋特别好,而且受到别人尊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